blackcat111

【Evanstan】波士顿狼(短篇,甜饼,肉渣,一发完)

醉雨倾城:

魔都stucky only的场刊文,滑雪梗阳伞梗和狼梗,嘿嘿嘿嘿




01


 


那一年,美国东部的冬天漫长而寒冷。直到二月末,天空依然会时不常飘下一场能埋住脚踝的雪,毫无征兆地冰封那些想开的花和想伸展的叶。


Chris Evans像猫冬的大型猛兽一样,窝在他自己的巢穴里,没有片约、没有健身教练,没有让他焦虑的人群、闪光灯或者没完没了的白煮鸡肉和草一样的蔬菜沙拉,他的家温暖,舒适,而且非常安全。可是他依旧觉得不满足,心中有那么一块地方,冷飕飕凉冰冰的,就算他刚刚违背职业道德地啃了一整块妈妈做的油腻腻香喷喷的烤牛肉馅饼、又非常有职业道德地在健身房用一整套高强度体能训练消耗掉了那些额外的卡路里,不满足感还是强硬地横在他胃里,奔腾在他的血液里,让他觉得寂寞又空虚。


或许因为院子里小侄子的秋千总在吱吱扭扭,或许是化到一半又被寒潮冻结实的雪人歪歪扭扭地横在车库旁边,看起来特别喜感,或许是邻居的短毛猫轻巧地跳上篱笆,肉垫踩着积雪,留下一行好看的梅花印……总之,有那么一刻Chris的心跳得很快,他摸出手机,给通讯录里那位神秘的SS发了条短信:“嘿,要来滑雪吗?”


他不知道自己期待怎样的回答,他脑子里似乎有一大群狼,嗷嗷地嚎叫着,它们让他关掉手机干脆装死,让他告诉那位SS,这只是他年方七岁的小侄子无聊的恶作剧,或者说抱歉哥们,我的经纪人临时抓我去欧洲站台,那款香水,你知道。


那个冷而萧索的午后,大概有某种神秘的力量推着Chris,让他艰难地越过了这些强壮的、理智的、正确的狼,在脑内的一片冰天雪地里,捡回了那只有蓝绿色眼睛的幼狼,它羸弱而安静,只是看着Chris,就能奇异地安抚Chris内心永恒的寂寞。他又发了一条:“这边有一家很不错,十二条不同难度的雪道,私密的林中木屋,他们还有真正的壁炉,烧木柴的。”


真像个拙劣的推销广告。Chris觉得自己蠢透了,可是他还是不由自主地盯紧了手机屏幕。


收到回复时的提示音简直是天籁,内容是一个航班号,来自神秘的SS先生。


Chris长久地盯着那一排数字和字母,差点忍不住亲吻传说中的康宁大猩猩玻璃屏。


 


02


 


神秘的SS先生就是Sebastian Stan,美国队长的冬日战士,Chris Evans的Seb,那个地球上最甜的小孩。


屏幕上的美国队长说:“当我一无所有的时候,我还有Bucky。”私底下,Chris也曾经拥有过Sebastian,那是一些短暂的好时光,拍摄期太长又太枯燥,宣传期太累又太忙乱,他们都是敬业的演员,拳拳到肉的打斗让心跳加速肾上腺素激增,为了打动观众们,他们都在彼此凝视和抹不去的羁绊里放入了自己真正的感情。Chris向来认为自己把工作和生活分得很开,他演过很多很多的爱情片,却从未对自己的搭档动情,他相信Sebastian也一样,可惜也许是天意,也许是漫长的合作的日子里,总有一些春暖花开月上柳梢的时刻,事情终于失控了。


更衣室里匆匆忙忙的吻,像特工接头一样偷偷摸进对方的拖车,他们的每一次都惊险刺激又甜蜜迷人,Sebastian像是一只来自异域的小野兽,美丽而狂野,独一无二,Chris为他着迷,他隐约知道,自己对这段可能会毁了他整个职业生涯的危险关系上了瘾,他甚至想要更多。


上一次见到Sebastian还是深秋,他们约在距离片场只有几公里的某个海滨浴场,Chris根据Ins上的线索,在一把阳伞下面找到了Sebastian给他留的门卡——他们从来没有定义过彼此的关系,Seb常常笑着说他们是偷情、约炮、相对稳定且十分合拍的性伙伴或者别的什么,Chris不知道他是不是为了减轻自己的心理压力或者莫名其妙的纠结和担心故意这么说,总之,他从来没反驳。


Chris从来没告诉过Sebastian,他虽然是个很有绅士风度的男人,却从来不会在那些逢场作戏的关系里,花很多时间亲吻对方。他总是习惯于亲吻Sebastian,无论是在他们干了个爽之前还是之后,他都会抓紧时间从颈椎到尾椎,他用性感的嘴唇抚弄Sebastian后背上每一块线条优美的小肌肉,甚至在肩胛上留下牙印,在挺翘的臀部留下红红的吻痕,他享受Sebastian在他的身下颤抖和呻吟,喜欢把这只来自异域的美丽的小野兽紧紧拥在怀里的感觉。


也许是海滩的夜色太温柔,也许是那天他们都喝了点香槟,总之,在特别兴奋的那一刻,Sebastian近乎失焦的眼睛盯着他,轻声地说了那句咒语——我爱你,Chris。


Chris不记得自己当时到底太震惊还是太意外,或者是太欢喜,总之他肯定是纠结了好几秒,没准还有点像始乱终弃只想干爽不想负责的渣男,以至于Sebastian转过头,假装什么也没发生地闭上了眼睛。Chris记得他肯定接受了晚安吻,所以他以为他们能默契地忽略掉那个小小的意外,像每次一样,甜蜜的开始,友好的结束。但第二天早晨,Sebastian已经不在他怀里了。


他走得太匆忙,甚至忘了收拾随身物品,Chris半梦半醒地摸到身边早已凉了的床单的同时,看见了扔在床头柜上的、Sebastian的钱夹。


作为好莱坞准一线大咖、无数少女的梦中情人、风度翩翩的钻石王老五,Chris Evans绝对是第一次在缠绵一夜后被对方无情抛弃,别说早安吻或者爱心早餐了,居然连张字条也没有,甚至还被扔了个钱包……


不得不承认,眼前场景实在没法让人不联想到奇怪的地方去,哪怕Chris确定Sebastian绝对不是那个意思,他还是被气乐了,同时顺手捞起那个钱夹,不客气地翻看起来——现金不多,驾照上的照片好蠢,脸颊肉嘟嘟的,看上去很好捏……他居然还存了张贝塔斯曼书友会的会员卡,这家不是倒闭好多年了吗?!咦,这个收在夹层的硬币看起来有点意思……


当天下午,赶回片场的Chris把钱包快递给Sebastian,他当然没动驾照、信用卡和奇奇怪怪的会员卡,却理直气壮地扣下了那枚来自80年代罗马尼亚社会主义共和国的硬币,他根本不知道那个花纹繁复的国徽代表的意义,通过谷歌搜索才搞清楚了罗马尼亚货币的单位是“列伊”。Chris对硬币收藏一窍不通,也没查到这玩意的市值多少,不过他非常确信,就算考虑汇率和几十年来的通货膨胀,用一枚硬币来抵偿好莱坞大咖的夜资,Sebastian肯定没亏。


如果Sebastian不同意这个计算方法,他可以来抗议,那么,Chris肯定会考虑把硬币还给他,他就是这么想的,甚至还有点真正的期待。


可惜,Sebastian签收了那个快递,却并没有联系过Chris,一次也没有。


 


03


 


第二天凌晨,Chris用一件蓬松的军绿色羽绒服把自己裹成一个臃肿的球,悄无声息地在机场某个出口堵到了Sebastian,后者没戴帽子,耳朵冻得红红的,正非常友好地跟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挥手道别。Chris猜想那也许是意外遇到的粉丝,Seb很有粉丝缘,女孩子们都爱他,也许还有男孩子。Chris勾起嘴角,他没有嫉妒,当然,没什么好嫉妒的,就算全世界都爱Sebastian,那个甜蜜的小孩依旧是他一个人的Seb,只有他能亲吻他后背光滑白皙的皮肤,能在他富有弹性的屁股上留下牙印,还有前胸和小腹,他也可以在腹肌上来一口,Seb不会拒绝的……他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简直像个刚刚开始谈恋爱的高中生一样,心砰砰乱跳,等不及要拥抱对方。


几个月海滨那场意外让他们四目相对的时候都有些尴尬,但是彼此都轻而易举地辨认出了对方眼里那些藏得很深很深的思念,他们都是演员,很有职业精神的演员,而且都明白对方心里的顾忌和犹犹豫豫,所以很容易就达成了一种熟悉的默契——彼此都假装那件事不存在,假装他们打算不谈爱,只做爱。


假戏真做,真戏假做,人一旦接受了自己的角色,表演就会变得很容易,演得久了,假的会变成真的,真的会变成假的,真真假假,连自己也分辨不清。


 


老实说,Sebastian不擅长包括滑雪在内的任何户外运动项目,不过他们还是在滑雪场消磨了好几个小时——Sebastian反复地滑着同一条初级道,Chris依次挑战了不同难度的四条雪道,但没碰高难度的X-chute——万一受伤,哪怕只是一小块擦伤或者扭到脚踝,经纪人也会刨根问底把整件事都翻出来,他不想给Sebastian惹麻烦。


绝大多数时间,他们都自己滑自己的,有几次,他们恰好在上山的缆车上相遇,就随意面对面或者肩并肩地坐着,中间横着雪具,缆车轻微晃动的时候,滑雪板的尖角、滑雪杖的握手、裹着厚厚滑雪服的膝盖或者肩膀都会碰在一起,Chris不知道Sebastian有没有注意到他藏在风镜和胡子后面的微笑,不过某一次他们走出缆车的时候,Sebastian用滑雪杖的握手轻轻戳了一下他的胸肌,轻声说:“雪服没有潜行服好看,要不就是你没有美国队长的好身材了。”


Chris特意推开风镜,让他能看到自己凶狠的眼神,他抓着Sebastian的肩膀凑过去,几乎贴着对方的耳垂,一字一句轻声强调:“你会知道的,我保证。”


Sebastian毫不掩饰眼睛里赤裸裸的挑衅,所以,那成了他们这次滑雪之旅中最后一次坐缆车。


 


04


 


Chris觉得他向Sebastian推销的“波士顿滑雪一日游”大概算不上虚假广告,滑雪场附带的林间客房真的不错,散落在森林深处的独栋小木屋景观很好,非常私密。整个凡尘俗世似乎都被冰天雪地隔离到了另一个平行宇宙,他们的世界里只剩下暖融融有地暖和壁炉的起居室、带松香味儿的木柴燃烧时偶尔会发出的噼啪声、巨大观景窗的按摩浴缸、心形King size的大床,以及,柔软而相互需要的彼此。


他们的帽子、手套和滑雪服从门口散落到浴室,甚至连内裤和袜子也阵亡了。Chris并没有美国队长那种可以举起绿巨人的惊人臂力,不过把Sebastian扛起来抵在巨大的落地窗前还是相当轻松,他们的喘息模糊了一小片擦得锃明刷亮的玻璃窗,Chris握着Sebastian的食指,在那片白蒙蒙的呵气上画了颗心,他甚至考虑像第一次谈恋爱的高中生一样留下他们名字的缩写,Sebastian却笑着挣脱了,用一个吻转移了Chris的注意力,引着他尝试了那只有精美雕花的樱桃木摇椅——那玩意真的不错,几乎不用花什么力气,就可以让两人都十分开心。Chris打算回去到Ebay上订购一只,摆在他自己卧室的落地窗前,然后时不时叫Seb来喝咖啡,成年人专属的那种。


他们最终耗尽了所有的体力,只能相拥着倒在鲜红色心形的大床上黏糊糊地交换浅浅的吻和彼此的味道,直到迷迷糊糊地睡着。Chris记得自己睡前紧紧地搂住了Sebastian柔韧的腰,用他的大长腿圈住了Seb的腿,贴着他的耳朵说晚安,甜心,他记得Sebastian为了那个“甜心”勾起了嘴角,还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那真的很诱人,Chris的心怦怦乱跳,他相信如果不是因为他俩都累惨了,一定会引发下一轮激烈的床上运动。


明天早晨……他这么想着,陷入了甜蜜而满足的梦境。


 


很少有人知道,Chris有轻微的睡眠问题,因为前两年的焦虑症,这么多年演员生涯引起的生活不规律,以及……为了维持美国队长完美的身材所必须的饮食习惯。二十几岁的时候,睡眠问题还可以忽略不计,但是最近几年,他能完整睡到天亮的次数简直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其中还包括比如海滨浴场那次——睡到自然醒,可惜一睁眼竟然收到了一个钱包……Chris想起来的时候会忍不住微笑,又气又笑。


所以那天晚上,他醒过来的时候,看到床头夜光时钟孤独地表明现在是万籁俱寂的凌晨三点一刻时,简直一点也不意外。


意外的是Sebastian又不在床上了,Chris摸了摸床单,再次确定对方像猫一样,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至少一个小时。


还好这次床头柜上没扔着钱包。


而且,他还闻到了淡淡的米香。


Chris裹上厚厚的珊瑚绒睡袍,光着脚走出了卧室。


他订的这个房间是别墅式的,整个一层是很大的起居室,连着开放式的厨房兼餐厅。此刻厨房并没有开灯,天然气灶台上咕嘟咕嘟小火炖着一只胖胖的陶瓷铸铁锅,淡淡的米香味儿就是从那里飘散出来的。Sebastian在起居室的壁炉前,戴着一副傻乎乎的黑框眼镜,裹着毛毯窝在半旧的灯芯绒面扶手椅上看书。Chris走下楼梯的声音让他抬头瞥了一眼,随即再次埋首于那本书中。


那本书有那么好看么?Chris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故意没裹严实的睡袍,不谦虚的说,半露半掩的胸肌绝对有资格竞选全美最性感的“风景”,却输给了一本书!这不科学!


他走过去,坐到对面的另一把扶手椅上,壁炉把椅子烤得暖烘烘的,他舒服地靠上去,伸直了他的长腿,隔着毛毯碰了碰Sebastian的膝盖。


Sebastian敷衍地哼了一声,头也没抬,专注地继续看那本封面有只傻鸟的书。


Chris灵巧的脚趾找到了毛毯和地板的缝隙,然后他把光溜溜的、微凉的脚塞了进去,贴上Sebastian热乎乎的小腿,后者被冰得哆嗦了一下,却没对他这种行为表示谴责。Chris得寸进尺地把扶手椅向前挪了又挪,直到他能把另一只脚也塞进去,Sebastian无奈地叹了口气,分出一点点注意力,用一只手整整毛毯,把Chris和他自己盖严实。后者十分开心地凑得更近,然后把魔爪伸向了台灯旁边那只天蓝色的马克杯——里面是好喝的冻奶昔,肯定放了香蕉、酸牛奶、少量的燕麦坚果和新鲜的覆盆子,最后用蜂蜜调味,如果不是Chris太过熟悉蛋白粉的口感,他可能会把这当成一杯普通的饮料。


任何牌子的蛋白粉都不会这么好喝,每天凌晨都要起来喝一次蛋白粉的Chris忍不住舔舔嘴唇,看着酸酸甜甜的粉红色饮料想,要是每天都能喝到就好了。


每天……对,就是每天。


Chris被这个念头吓到了,他表面镇静内心惊悚地抬起头,旁边的Sebastian刚好翻过一页书,他微微低着头,黑框眼镜顺着鼻梁滑了一点,滑稽地挂着,让他好看的侧脸带了一点喜感,Chris的手指下意识地开始摩挲马克杯,因为他觉得如果不给他的手找点事干,它可能会跑过去摸Sebastian,然后引发一连串黏糊糊的气喘吁吁的事,让他没法认真思考重要的事。


没错,这件事非常、非常重要。


 


05


 


Chris觉得他一生也无法忘记这个飘雪的凌晨,白色的哈气模糊了所有的窗,四野寂静,偶尔有雪花压断松枝的咔咔声、木柴燃烧时暖融融的噼啪声和翻动书页的哗啦声,他和Sebastian坐的很近,四只脚裹在同一条毛毯里,炽热的情欲已经在几个小时前发泄殆尽,目前他们都没有足够的体力再来一次激烈的室内运动,甚至不打算聊天,可是此刻沉默的肌肤相贴就让Chris觉得幸福——没有黏在一起,却一伸手就能碰到对方、可以做自己的事,却因为知道对方就在身边而觉得安定而幸福。


当一个成年人在对方身上看到的不是修长的腿结实的胸肌,细腰翘臀甚至好看的脸,而是这种平平淡淡、默契十足的安宁感的时候,他肯定就是爱惨了。


Chris确定自己以前从未在任何人身上找到过这样的感觉,他甚至能预感到,以后也不会再有这样一个人,会跟他发展出这样一段浓烈又绵长的情感,就像他那一大堆东方玄学的书里说的,这恐怕就是缘分,注定的缘分。


覆盆子蛋白冻奶昔真的很好喝,甜甜酸酸,Chris小口小口地喝完了一整杯,他在喝完最后一口的时候做了个决定,不管他心里那一大群理智的冷静的狼如何跳起来嗷嗷叫着阻止他,他就是决定了。


Chris猛地站了起来,伸手合上Sebastian那本傻乎乎的意识流小说,后者察觉了空气中某种微妙变化的严肃的气氛,所以他摘掉了那副傻乎乎的黑框眼镜,揉着眉间故作轻松地问:“要吃点什么吗,我随便煮了点米……粥……”


他这么说着,似乎真的很关心那锅粥一样,打算真的站起来逃到厨房那边去。


Chris强势地按住了他的手,在壁炉跳跃的橙色火光中,Sebastian的眸子里闪着莫测的光,Chris能读出恐惧、犹豫和藏得很深的期待,他一时之间差点忘了自己的台词,只想亲吻这双眼睛,让他喜欢的罗马尼亚小男孩从此再不会害怕。Sebastian肯定是误会了他的犹豫,或者是又想起了那个尴尬的海滨之夜,他垂下眼睛,试图挣脱Chris的手。


可惜他没有冬日战士的金属手臂,Chris占据地利,此刻居高临下,有压倒性的力量优势,他轻轻地叹了口气,认命似的向后靠上扶手椅的椅背,仰头看着Chris,像一个等待命运判决的孩子,因为早已接受了最坏的结局,所以就算一个人走在冰天雪地里,也可以勇敢无畏的孩子。


Chris的心柔软地一塌糊涂,他几乎是立刻放弃了那个很有压迫性的体位,半跪在了Sebastian旁边,双手牢牢握住对方的手,花了好几秒钟理顺自己的思路,他演过很多爱情电影,说过很多深情的告白台词,但在这个时候,好像所有的甜言蜜语都变得苍白无力,他甚至很清楚,他也在害怕,害怕他的决定会毁了他们两个,害怕Sebastian根本不会接受他的告白,害怕被拒绝,害怕他们没办法用一生的时间跑赢整个世界的冰天雪地。


Sebastian总是最懂他的人,他勾起嘴角,露出一个有点难过却一样甜蜜的微笑,他轻轻地回握了Chris的手,凑过来想给他一个吻再说两句俏皮话,然后等到天亮了,雪停了,他们就可以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像过去每一次约会一样,一前一后地离开这里,回归他们原本的生活中,像普通的同事,不太熟的点头之交一样,继续合作,渐行渐远。


他没想到Chris凶狠地加深了这个吻,甚至还咬了他被自己舔得润润的嘴唇,Sebastian尝到他亲手调制的蛋白粉奶昔的香甜的味道,他们贴得那么紧,甚至能听见Chris的心跳,隔着珊瑚绒睡衣酥酥麻麻地震动着他的心,他听见Chris贴着他的耳边说,我可以陪你到最后吗?


Chris Evans其实不是那个永远不会后退的史蒂夫·罗杰斯,Sebastian Stan也不是那个经历过无数苦难的巴基·巴恩斯,可是那一刻。他们奇异地感受到了那种“当我一无所有的时候,我还有他”的缠绵与羁绊——一生一次,错过就再也找不回。


Sebastian终究忍不住环住Chris的腰,他笑了,声音很低很低,可是我只会煮点米粥,弄点蛋白粉。


Chris的眼睛里映着橙色的火光,暖融融亮晶晶的,他的一只手色眯眯地插入了Sebastian的睡袍里面,咬着他的耳垂说,哦,这没什么,漫威给我送的一大堆周边里有美国队长的围裙,水杯,饭碗,我们能搞定,相信你的队长吧。


Sebastian咬着嘴唇露出笑容,他信了,他们都信了。


冰天雪地的世界里,理智的冷静的狼都消失了,那只羸弱的狼崽吃得肚子圆滚滚,窝在温暖的巢穴里,心满意足。


 


PS,抱走这只狼




评论

热度(546)